那些女孩的故事 – 甜甜

她的名字叫甜甜,身高雖然不高但比例很好,留著一頭及肩長度的黑直髮。
我和她是大學某堂課的同學,但我們只是知道對方的存在,平常根本沒有任何交集。
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們原來住在同一個城市。我和她都住在A市,在B市讀大學。

這堂課剛好都是我們每個禮拜三最後的一堂課,
照理來說,我們應該曾經在兩地來回的車上遇到過,但實際上卻從來沒有!
一堂跨越上下兩個學期的課,竟然到了學期都要結束了,
才發現原來我們都住在A市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。

我是在排隊等車時看到她的,她正好排在我的前面。人生總是充滿著一些尷尬的時刻。
排隊等車時,遇到一個明明是同學,但卻從沒說過話的人,要聊天嗎?還是裝做不認識?
這種狀況十分的令人覺得不自在!
「你要去A市玩啊?」身為一個真男人,是有必要打破這種尷尬的局面!
「沒有啦!我住在A市。你要去A市玩嗎?」她把問題丟回給我。
「當然不是啦!我也住在A市!」這話一回,我們兩個就聊開了。
從等車到回到A市,兩個多小時的時間,我們話沒停過。
從此,我開始期待每個禮拜三的最後一堂課與和她坐巴士回家的時間。

就在整學期最後一堂課結束那天回家的車上。我們聊到了和另一半的性生活。
我很老實的和她說,我和女朋友之間性事不合的事。
她說她的男朋友對她什麼都做了,但就是不插入。
她也不是處女,之前的男友早就和她發生性關係,但這任男友卻永遠只做半套,
搞的她覺得不上不下的,很不舒服。
那天我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了,還是喝太多紅牛了,
我竟然直接和她說:「既然妳不滿足,我也不滿足,我女朋友今天的課到晚上,你要不要來我家做愛!?」
她愣了一下,竟然點頭答應了!!
換成我愣了一下!不知道該回什麼話。直到她把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,
我知道了!我還是什麼都不要說!

下了車,到了我家裡,到了那張我和我女朋友天天睡的大床邊,
我的心臟都快從嘴巴裡跳出來!我的耳朵什麼的聽不到,只聽到嗡嗡聲!
我輕輕的吻她,她也回吻我。
在我的面前,她脫下了衣服,她的胸部很挺,乳暈還是淡淡的粉紅色,
在雙峰之間還有一個長著蝴蝶翅膀的小精靈的刺青。
我整個看呆了!喉嚨就像火燒!
「你不脫衣服?」她的聲音吧我拉回眼前。
我發誓!我從來沒有脫衣服脫得那麼快的,瞬間我就脫得精光,把她拉上床。
我深吻她,從她的耳垂吻到頸子,再吻到鎖骨,吻到上胸,
最後停在雙乳中間那個小精靈上。
我愛死這個小精靈了!
她的雙胸散發著一股美妙的香氣,我忍不住的含住她的乳頭,她的氣息也越來越重。
我的手隔著她的內褲,輕輕的愛撫她的陰部,她整個內褲都濕透了。
我脫下她的內褲,不理會她覺得還沒洗澡,怕下身有異味,不讓我口交的抗議。
我直接舔向她的陰唇,再往上舔到陰蒂,她震了一下。
她下體混合了荷爾蒙和淫水的味道,讓我無法克制的一直舔!
她的淫水一直流,我也一直舔。就是從這次開始,我愛上了喝女人的淫水!
她的喘息越來越重,越來越重,終於變成了呻吟。
她把我推開「不行!我快要高潮了!」
在我還來不及回話時,她一口含住我漲的要死的肉棒。
「啊~~」換成我長長的嘆出一口氣。
她的嘴好熱,我的心裡也好熱!我也沒洗澡,但她卻也一口含下!
我把她推平在床上,瘋狂的吻著她的嘴,我嘴裡她淫水的味道,混合她嘴裡我肉棒的味道,
成了最好的催情劑,我邊吻她,手邊摸她陰蒂,她濕的一蹋糊塗。
「進來啊~~」我打開床頭櫃,拿出放在裡面的保險套戴上。
硬的要命的肉棒一下子就滑進去溼透的嫩穴。
我們兩個幾乎同時發出舒服的聲音。
隨著我慢慢的抽插,她的呻吟聲也開始加大。
女人的呻吟聲是世界上最好聽的音樂!
抽插沒幾下她的陰道開始縮緊,全身緊繃泛紅,她要高潮了!
我加速,房間裡是她高聲的呻吟和我們肉體交合發出的撞擊聲。
我抱緊她,在她高潮的頂峰,我也射了。

我們從下午六點回到家,一直瘋狂的作愛,做到晚上九點半,
我開車送她到她家附近,遠遠看著她進去,然後去接晚上十點下課的女友。
回到家,女友還覺得我今天特別的乖,還主動換了床單和枕頭套。
殊不知是因為上面都是淫水和汗水,怎麼能不換呢!?

之後她成了我第一個炮友,我們的關係持續了6年,直到她嫁給她當時的男朋友為止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