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伴來稿-Becky

Becky是某位找我破處的床伴的閨蜜。
在閨蜜的”強烈推薦“下,Becky也找上了我和她發生第一次的性關係。
以下是她的原文直接刊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的好姐妹在網路上找到一位部落客幫她破處。
因為她找到那個部落客幫她破處之後,她沒辦法把這件事情和其他人說。
只好說給身為好姐妹的我聽。
一開始沒什麼太多的感覺,但是隨著她和部落客之間發生的次數越來越多,
內容也越來越刺激。
我聽的也開始慾火焚身阿。
說什麼我也母胎單身了20年,這種露骨的內容我毫無抵抗力阿!
本魯178公分55公斤A罩杯(泣)
從小到大喜歡我的男生都比我矮,我喜歡的男生又嫌我高。
就這樣一魯魯到20歲。
在這花樣年華的時期,再加上有個破處後常常和我說做愛內容的姐妹。
要是能不卵子衝腦我都能出家當尼姑了。
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(誤)
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就叫好姐妹直接幫我牽線。
我就加了部落客的賴,和他聊了幾天,就決定是他了!

在捷運上,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,
馬上低頭賴他告訴他我會慢點到。
“對不起,我會慢點到”
“沒關係,妳慢慢來,到了Line我”他迅速的回覆我。
3月初的台北天氣還有點冷,
出了捷運站我拉了拉外套。
快步的走到了約定地點,看到了他的車。
打開車門,我徑直的坐了進去。
車裡面散發著一股香氣,他身上散發著一股香氣。
對他的第一眼印象是不帥但也不醜。
平頭短髮加上單眼皮戴眼鏡。
不是斯文也不是邪惡。
完全無法讓人聯想到他是個常約炮的人。
素T加上牛仔褲,他的穿著像矽谷的人多過於電影人。
“很難找嗎?”他笑著問我。
“不會”我回。
“你等很久了嗎?”我反問他。
“還好啦,男人等女人是天經地義的”他笑笑的回。
想藉著看似輕鬆的態度來掩飾我心裡的不安。
似乎看穿我的緊張,他開了幾個話題和我聊天。
摩鐵很近,車子一下子就到了。
他嫻熟的付了錢開車到房間。
下車,他關上車庫的鐵捲門,拉著我的手進房間。
到了房裡他抱住我,輕輕的親著我的額頭。
再親到我的臉頰和唇。
臉紅的發燙,腦中一片空白。
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的吻,也不知道該怎麼放我的手。
這可是我的初吻阿。
他拉著我的手抱住他的腰。
他也緊緊的抱著我。
我可以感受到自己全身都在發熱。
心跳的快到要從口中跳出來。
他幫我脫掉外套,掛在衣架上。
一回來就再抱住我,吻我。
他的手在我的背後上下來回摸著。
突然間,我感覺到bra被解開了。
我嚇了一跳,想要把bra扣好。
但他緊緊的抱著我,我沒辦法動。
在他的吻下,我決定放棄抵抗。
看到我不再掙扎後,他開始解開我襯衫的釦子。
他吻著我的脖子,再順著吻到我的胸前。
靈巧溫熱的舌頭從bra的上方伸進來舔我的乳頭。
那種感覺和平常自己摸完全不一樣。
是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。
我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聽到我的呻吟他直接把我的bra往上掀。
整個頭塞進被解開的襯衫裡,塞進我的雙乳裡。
他的手握著我的胸部,口吸允著我的乳房。
酥麻感更加強烈。
他離開了我的胸,開始向下吻。
他的嘴到了我的腰間,手卻快速的鬆開了我的牛仔褲。
一瞬間我的內褲連著牛仔褲被一起脫掉。
脫掉鞋子,讓他能夠把我的褲子完全脫掉。
拿著我的褲子,他順勢除去我的襯衫和bra。
我在他面前全裸了。
他把我的衣服和褲子整齊的掛在衣架上。
他則是開始脫掉自己的衣服。
轉過身,我的視線除了被他的體毛吸引,
也被他勃起挺的高高的下體給帶走。
他走過來親了我一下,突然把我公主抱走向浴室。
在浴室裡,他用肥皂幫我洗全身。
從小學之後,就再也沒有被人洗過澡。
沾滿泡沫的雙手摸著我全身上下。
從脖子到胸前,從胸前到雙乳。
他從正面抱著我,手從我的屁股後面伸進去。
分開了我的陰唇,洗著我的陰蒂。
每當他的手在我的陰蒂上來回。
麻麻癢癢的感覺讓我無法克制的叫出來。
他放開了我,繼續往下洗。
洗我的大腿、小腿、腳底再往上走。
當他的手到了我的大腿內側,我竟然期待他再次撫摸我的陰蒂。
可是他沒有。
他將肥皂交到我手上,讓我來幫他洗身體。
拉著我的手,讓我清洗他勃起的肉棒。
好粗好硬好熱。
我在影片和圖片裡看過不少肉棒,但卻從來沒摸過。
原本以為摸起來會像是海參或是香腸,但感覺卻像是摸棍子。
而蛋蛋的觸感就像是彈力球。
他拿水沖乾淨我們身上的泡沫後,讓我坐在台子上。
分開了我的雙腿,他的頭塞進去我的私密處。
一個熱熱濕濕的東西來回我的陰蒂。
比吸胸部和手指摸陰蒂更強烈的酥麻感從腳底往上衝。
原來這就是口交阿。
怎麼會有女人說不愛口交呢?
快感隨著他時而舔時而含一波一波的湧上來。
突然間他停止了動作。
我眼神迷離的看著他。
他起身拿毛巾擦乾我的全身,把我抱上床。
在床上,他溫柔的吻著我的全身。
我一直很期待他再幫我口交,但我沒說出口。
幸好他主動的幫我。
每次被口交的時候,快感就像是海浪打在岸上一樣。
照著他口交的方式一陣一陣的出現。
快感一直累積,一次比一次強烈。
理智已經短線,神智就快要不清了。
他突然又停止了。
我彷佛從空中落下。
他看著我笑著說:“現在還不能高潮”
他拿了枕頭,在上面鋪上毛巾,把它墊在我的屁股下。
他拿起放在床頭的潤滑液塗抹在手指上和陰道口,
輕輕的放入我的陰道中。
一種異物入侵感從下半身傳上來。
有點微微的痛但是不是無法忍受的感覺。
這種感覺隨後變成一種難以言喻的奇妙滋味。
說不上來是舒服還是痛苦,一股想要尿尿的感覺浮現。
他的手指在我的陰道裡抽送,越是抽送我就越想要尿尿。
“停!我要尿出來了!快停”
“不要忍,你想尿就尿出來”他不止不停,還加快速度。
我用手抓住他的手,讓他停止。
他拔出手指,拿潤滑劑塗在肉棒上和陰道口。
“會痛要和我說哦”他輕聲的對我說。
我點了點頭,咬緊牙關等他進來。
他進來了,我卻沒有想像中的痛。
是有撕裂感,但是遠遠沒有想像中的那種痛不欲生。
“會痛嗎?”他問。
我搖搖頭“不會”
“那我要開始變大了,痛要說哦”他說。
慢慢的,我感覺到在我陰道裡的那根東西開始膨脹。
我覺得陰道像是緩慢的被撐開,每次撐開都帶著一些撕裂感。
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。
肉棒在我的陰道裡進出。
混雜著又痛又酥麻的快感。
“阿!痛!”突然一下特別的痛,我叫了出來。
他停下了動作,低頭吻著我。
等到我適應後,他才繼續漲大繼續進出。
我一喊痛他就停止,等到我適應後再繼續。
就這樣4次,我才不覺得痛。
陰道感覺被塞的很滿。
隨著肉棒的抽插。
一種癢癢的感覺湧出來。
全身都沒有了力氣。
我只想呻吟。
記不起來過了多久,只覺得自己腦袋完全空白。
就好像被電暈一樣。
我知道自己高潮了。
再回神時,看著自己陰道裡流出白白混著一些紅血絲的精液。
我知道我不是處女了。
躺在他的懷裡,我問他為什麼不痛。
他說他用他發明的“微痛破處法”
可以減輕破處的疼痛。
休息一下,我玩著他勃起的肉棒。
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想太多,
就直接把沾滿我的水和血和他的精液的肉棒含下去。
鹹鹹的有點蘑菇味,只有一些血腥味。
他反而嚇了一跳,馬上起來去浴室洗肉棒。
回來的時候,我再含,就是滿口牙膏味了。
他說這是他的小技巧,用牙膏洗肉棒,
這樣子女人比較能接受那個味道。
在沒有人教過的情況下,我卻熟悉的舔起了肉棒。
他教我怎麼樣口交會讓男生舒服。
“還想要一次嗎?”他問?
我點點頭。
他再次把我的屁股放在枕頭上,
再次將肉棒和我的陰道塗滿潤滑劑,
再次進入我。
“痛!痛!痛!”我大叫。
“Sorry,我漲太大了”
等了一下,他再進入我時,就沒有痛的感覺了。
他重複著之前的方法,直到完全勃起。
那種塞滿的感覺讓人無法自拔。
直到再次高潮,讓他把精液射到我的陰道裡。
看著精液從陰道裡流出來,覺得既淫穢又刺激。
抱著他休息一會,他就扶著我到浴室,幫我洗澡。
到下床的那一刻,我才發現自己根本腿軟站不起來。
洗完澡和他躺在床上聊天,直到摩鐵打電話來通知。
我們才起來穿好衣服離開摩鐵。

不能不說,破處後還真的會愛上做愛的感覺,而且還真的會越做越愛做。
那種感覺和自己來完全不一樣。
一定很多人會說我把第一次給炮友以後會後悔。
目前我是還蠻慶幸有找他破處。
要不然我大概要母胎單身到死了。

床伴來稿-Becky 有 “ 3 則迴響 ”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